武川信息门户网>文化>一个外地人,差点儿被锅盔征服了

一个外地人,差点儿被锅盔征服了

2019-11-03 16:26:53   【浏览】4996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每当我的家人或邻居想去很远的地方旅行时,我的家人都会为他们做一些薄煎饼,带他们去路上吃。运城有句谚语:“在家呆一百天固然好,但出门一天却很难。干馒头、布袋、旧棉袄和草帽是三宝。”

那时,并不是每个家庭都富裕,口粮是按人头分配的,粮票甚至更少,只有那些吃公共餐的人才有粮票。农民把它视为珍宝。偶尔,他们会管理团队的伙食,以减轻体重。他们不愿意使用它。他们保留盒子的底部,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去公共食堂买些蛋糕。他们可能会哄孩子或对长辈表示孝敬。他们还担心一些家庭成员可能会因紧急情况而出行。因为没有粮票,即使口吃的人出门时也买不到,馒头也成了他们出门时必不可少的东西。

▲找不到图片来源

蒸薄煎饼是出门必备的,在家不能烧马。那时候,口粮有限,白面粉也较少。每次有人出去或去拜访亲戚,他们不得不使用平时吃不下的小麦。石磨磨成粉末,制成面条、切片,涂上一点油,加入一些切碎的洋葱、盐和胡椒粉,卷起并揉成一团,放在煎锅上,烤至两面呈金黄色,然后放入冷却箱中。这种气味确实引起了人们的食欲。

▲找不到图片来源

在家煮馒头时,孩子们不出去玩疯了。他们围着桌子,盯着铁锅,渴望用眼睛当嘴巴吃东西。当大人忙着的时候,他们的小手悄悄地伸向箱子的边缘。他们还没来得及碰它,就厉声说道:“趴下!这是给你的吗?玩”。小嘴咧嘴笑着,不敢大声哭出来,默默地离开香气诱人的厨房。

馒头烤好后,父母仍然需要保留自己的嘴,取出一份又一份,这样孩子们就可以一份一份地品尝。小家伙们像狼一样吞咽,一瞬间就吃完了。这香味仍然令人难忘。

1972年冬天,我应征入伍。在我离开的前一天,我父母像往常一样使用了只用于春节的小麦。他们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努力工作,做了很多煎饼。这可能是父母为即将远行的儿子准备的第一份礼物。它和我的成年礼一样盛大,默默地展现了“她精心缝制,彻底修补”的母子感情。黄书包快满了。我多次试图说服他并参军了。军队不允许他拿走它。但是没用。最后,老父亲终于拿出馒头,只拿了两个,用报纸包起来。当我看着纸上的油渍时,我的心软化了。

时光飞逝。这两个女儿相继上了大学。每次学校开学,妻子都会给他们做一些更油更香的煎饼面包。煎饼缓解饥饿的功能已经转变成一种情感上的关怀,亲属之间的血腥味。

▲找不到图片来源

我女儿大学毕业,在Xi和深圳定居。从那以后,我们的丈夫和妻子像候鸟一样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。当我第一次到达Xi安的时候,我看到一些人卖大如车轮、小如蛋糕的头盔。我很好奇煎饼状的蛋糕能做得这么厚以至于不会烧焦。过去,听过Xi安国归来的人都在谈论锅盔,锅盔被形容为神奇、巨大、厚重、芬芳、美味。看到他们经常谈论它,看起来很开心,他们不禁问:“郭魁说它太好了。我们的煎饼好吃吗?”另一方说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和品味。你相信吗?”这不是扛着,运城又没有国奎,怎么试试?

那天我去社区外买馒头,但不幸的是馒头都卖完了。附近的国奎商店排起了长队。我也排队买了一些吃的。我把它带回家,先和妻子品尝了一下。看着略带黄色的贝壳,一股香味渗透进我的心里。我尽可能快地吃了它。妻子说:这个锅盔不同于我们的煎饼。

佐尔摄影论坛。网民@tutu0404

国奎商店里有一排排大大小小的罐子。每个锅都有一个小圆面包,盖上一个木质盖子。小火慢慢燃烧,然后被烘烤。作物花了很长时间才出现。这种方法不同于蒸馒头和烤蛋糕。这三者既有相似之处,也有不同之处。煎饼是一个纯粹的词,煎饼比烘烤重,锅盔可以烘烤和烘烤。

一个外国人直到吃了国奎的名字才明白它的来历。当你打破锅盔时,它不同于油和盐层层叠叠、形状像头发的大馒头。它被烤了又烤。它不仅有馒头的味道,而且还有蛋糕的香味。它的水分比馒头少得多。这是一种在外面或家里吃的好食物。在路上颠簸,在野外吃草,在不同的地方工作,拿着它,也很自信。

▲zol摄影论坛。网民@tutu0404

从北到南,在深圳住了一段时间后,我不禁想起了干粮。南方人外出时会带些什么?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。全国人民都有。几个南方人问,他们都说干粮不同于北方。南方的主要谷物是大米,它没有面食多种多样,气候潮湿。如果你带米饭,它会在一夜之间变质。最好的方法是把米饭拿到外面。无论你如何旅行或工作,如果你遇到某人,你可以用锅炖饭。首先,它尝起来很美味,其次,它很容易拿走。在南方,有许多竹子。在野外,人们会采集大竹子,挖洞,填米。当米饭在火上燃烧时,美味的竹筒和米饭被制作出来。

这样,气候真的决定了人们的口味。北方的气候干燥。运城煎饼、陕西锅盔、山东煎饼、新疆南安煎饼...它的目的是减少水分含量,不易变质,并能储存几天。战争年代,山东村民把干粮送到前线,主要是煎饼。红军战士身上的米袋不也反映了南北的区别吗?这是气候的杰作。

改革开放后,社会飞速发展,外出不再需要粮票。只要有钱,食物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。流传多年的“三宝”也退出了历史舞台,馒头也很少制作。取而代之的是,它们被各种颜色的蛋糕所取代,这些蛋糕沾了油,味道鲜美,可以被切成碎片。出去的人不怕饿死。多年来,不管我是呆在家里还是出去,我的饮食已经颠覆了几个周期,从凑合食物到挑选食物,并升级为随心所欲。

七十年代的高粱面条太大了,不能吃。椽子上的深红色小圆面包看着它们时很害怕,一想到它们就肚子痛。《红旗谱》中的冯老蔡在泡菜中放了更多的油,这使得人们在阅读时流口水。今天的大鱼大肉吃腻了。在过去,薄饼和锅盔的淡淡香味经常会回到梦里。

▲zol摄影论坛。网民@tutu0404

前天,馒头留下一块面团,我妻子烤了几个馒头。一旦她吃了它们,她似乎又尝到了一年中同样的味道。味道很好。看着婴儿吃东西的方式,她忍不住重复了一句老话:“不管天气多好,你都不能忘记它的起源。”

作者:吴根成

新Xi安之父

格式设计:迅雷

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:@贞观俱乐部

重庆彩票网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ccaper.com 武川信息门户网 .All Right Reserved